德国频道

从武汉回来的德国女大学生自述;众德国人为中国发声

7.2.2020 21:41| 发布者: KaiyuanEditor| 查看: 626| 评论: 0|原作者: KaiyuanEditor

摘要: 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状病毒肺炎之际,一场名为“谣言流感”的“疾病“却抢先大范围“肆虐”人心。2月7日,德国《明镜》报道了“一个从武汉回来的德国女大学生自述”,令人引发深思。同日,德国自媒体人Tobi也在其自媒 ...
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状病毒肺炎之际,一场名为“谣言流感”的“疾病“却抢先大范围“肆虐”人心。2月7日,德国《明镜》报道了“一个从武汉回来的德国女大学生自述”,令人引发深思。同日,德国自媒体人Tobi也在其自媒体频道录制长达5分钟的视频,发声表示“我不是病毒,我是中国!——世界病了,需要想想“。


“我认为只有中国可以做到。”
在武汉封城之前,一位正在武汉读书的德国女大学生弗兰卡·李斯特(Franka List)刚刚回到了德国。她是如何回来的,回来之后又遭遇了什么?德媒《明镜》对她的经历进行了详细的报道。
德国女大学生Franka List经历的详细报道:


来自武汉的德国学生如何回到基尔?
Franka List,21岁,来自德国基尔,去年八月开始她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学习物理学。
今年1月7日她完成了学期最后的一场考试,开始放假。在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之时,在武汉封锁前不久,她刚好回到了德国。
尽管年初有感染病例,但她们那时忙于考试,都没有过于关注此事。在武汉这个大城里,她不知道是哪个市场被封了,也不知道她的朋友圈中有没有人被感染。只是注意到自从今年年初以来,街上戴口罩的人比平常多。
考试后,她终于实现了计划依旧的旅行——去云南,顺便拜访她的朋友。当时,她对病毒疫情还没有很了解以及重视。她到了云南后疫情开始大爆发,她才意识到了其严重性,也意识到幸亏自己现在在远离武汉的地方。

Franka List studiert im chinesischen Wuhan Physik, als das Coronavirus ausbricht. Kurz vor der Abriegelung verlässt sie die Stadt - und macht sich auf den Weg nach Deutschland.
WeChat Image_20200207212903.jpg
图源:Spiegel

“我所经历的事情,正式开始了。”
春节期间,我刚到了我住在小村子里面的朋友那儿时,我的手机就响了。
是医院的电话,医院说我必须立即报备,因为我来自武汉。此外,我也要向当地警察举报备,因为我来自另外一个省,以便让他们知道我去了哪里,现在在哪。
我告诉医院我现在状态很好,之后也向卫生部门报备了。当天我本想在我的一个朋友那里留宿,他是当地一所学校的英语老师。但那所学校的校长拒绝我进入这个学校。
对于校方保护学生的举措我非常理解,但当时我觉得这样拒绝我不合理的,因为我离开武汉已经19天,已经过了14天的潜伏期。

“当时,到处都充满了恐慌。”
当时,空气中都充满了恐慌。被校方拒绝后我到了另一个较大的城市,想在一家酒店住下来。前台接待处的服务员看到我是从武汉过来的,就马上报告了酒店的老板。经过讨论后我被允许留下来。
在我进入房间之前,我被要求在接待处测量体温,看是否有发烧症状。那里有两位卫生部的员工,他们过来了解我的旅行记录等信息。

“我认为只有中国可以做到。”
这一切给我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,工作人员办事非常有条理,态度也非常友好。
如此大规模封城之后,能有如此有条理的后勤,追踪从病毒爆发地出来的人们,竭尽全力地遏制病毒,我认为只有中国可以做到。

“封城等遏制措施都是民众自愿支持的。”
遏制措施都是民众自愿支持的。我想和德国朋友想着出门多了解一下具体情况,但我们突然得知这里的很多大城市也被封锁了。
公交车不开了,出租车没有了,我的朋友们也要离开了,但我留下来了。当我开车再次回到那个小村的时候,我立马又被电话通知我必须在一家酒店隔离,四天之内不能离开酒店。

“在这里作为一个外国人在走在街上很显眼。”
我当然可以偷偷溜出去,但是我是一个诚实的人。而且在这里,也作为一个外国人走在街上很显眼。后来我的许多中国朋友打电话过来,建议我回德国,因为现在情况越来越不确定。于是,我就上网订了机票。
在机场,我们再次被测量是否有发烧症状。

"Man sieht, dass viel Angst und Unsicherheit herrschen"
——Franka List
WeChat Image_20200207212916.jpg
图源:Spiegel

“我认为从那架飞机下来的人,只有我一个人这么做了。”
最后我乘飞机抵达了法兰克福。飞机上,每位乘客都必须用微信扫描条形码并填写在线健康表格,如是否有关发烧或其他症状的信息。
当我抵达法兰克福的时候,那时,机场还没有什么不同。
但我主动去机场急救站询问,我是否可以直接乘火车回到基尔,因为我不想冒险,不希望我的家人或朋友因为我的疏忽被感染。
我认为,从那架飞机下来的人,只有我一个人这么做了。

“这一切都太夸张了。”
当时工作人员对此不太确定,不知道我是否符合疑似病例的标准。因此我自己去了卫生部检测,等了六个小时得到结果,当时结果是阴性的。现在我已经在基尔了,但我许多个人物品还留在武汉。
我很想回到武汉继续学习,但这可能还需要几个月。而现在,如果我在德国和别人说我从武汉回来,可能让他们大惊失色。这一切都太夸张了。

文章来源:
“Wie es eine deutsche Studentin aus Wuhan zurück nach Kiel schaffte”, Spiegel, am 07.02.2020

“我不是病毒,我是中国!——世界病了,需要想想“。
近日,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状病毒肺炎之际,许多国家纷纷选择撤侨并限制中国公民入境。
WeChat Image_20200207212923.jpg
然而许多民众却感受到在新冠状病毒在中国扩散的同时,一场名为“谣言流感”的“疾病“却抢先大范围“肆虐”人心。

我们很感激,此情此景,此时此刻,让一位德国自媒体人Tobi(Tobias Dominiczak)站出来,带领众德国人,为中国发声!
2月7日,德国自媒体人Tobi在其自媒体频道录制长达5分钟的视频,发声表示:
“我不是病毒,我是中国!——世界病了,需要想想“。
Tobi在片中谈及“2009年在美国爆发了H1N1甲型流感病毒,当时没有人把病毒唤做“美国病毒”,但是当新冠状病毒在中国爆发之后。很快大家就称之为“中国病毒”。
当H1N1病毒在世界范围内扩散开来,上百万的人被传染,没有人借此攻击和伤害美国公民,但是现在,当中国以外,还没有超过100例感染病例的时候,攻击中国的学生,游客和朋友们却数不胜数。”

据了解,美国流感疫情,在2019-2020年流感季中,导致至少1900万人感染,18万人住院治疗,1万人死亡,其中包括了68名儿童。
据中国国家卫健委的最新数据,截至2月7日,全国新冠肺炎确证病例累计31261例。欧洲,美洲,大洋洲共计病例60例。累计死亡病例637例。
WeChat Image_20200207212929.jpg
本文报道获视频博主Tobi
Youtube频道:Hey!Tobi / B站:Hey_Tobi
本人及其团队独家授权报道。如需转载请标明出处

“我不是病毒,我是中国!
——世界病了,需要想想“。
WeChat Image_20200207212937.jpg
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也于2月1日的发言中特别称赞道,“中国正在尽全力、倾全力地控制疫情的扩散,包括取消所有出境的旅游团,也安排专机把那些在海外的湖北人接回国。所以中国做的是负责任的事情。”

然而在这场大救援中,我们感**自世界各地不论远朋近邻,纷纷伸出的援手。

此情此景,正如友好人士们的发声一般“我们需要换位思考,需要感同身受”。

病毒不会以地域、种族、语言、信仰区分感染,在这场战役中,我们都是“中国”!

“无谓恐惧,世界共情,我们都是中国 ”!

WeChat Image_20200207212942.jpg

WeChat Image_20200207212954.jpg


对此,你有什么看法、建议,请在下方留言、评论。

文章来源:
“Wie es eine deutsche Studentin aus Wuhan zurück nach Kiel schaffte”, Spiegel, am 07.02.2020
“新加坡总理李显龙:因疫情排华 愚昧且不合逻辑”, 联合早报, am 07.02.2020

关闭

【站长推荐】 上一条 /2 下一条

站点信息

站点统计| 举报| Archiver| 手机版| 小黑屋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© 2001-2014 Comsenz Inc.

GMT+1, 31.3.2020 15:13

关于我们|Apps

() 开元网

返回顶部